化学课上潦草腿了一个信,是会出现在新邦信文里面的一个场景,啊如果你们看得懂的话orz对不起化学老师但是我真的不想听哈哈哈哈

【邦信】梦魇(短篇,随笔)

◇短小
◇半史向,只有一半是参照史实。
◇时间线请你们自己判断,一共三条线w






人说一代军仙韩信,被汉王承诺“三齐王,五不死。”
见天不死,将韩信罩于长乐宫大钟内。
见地不死,将其吊起,双脚离地。
见金不死,竹棍削尖为刃将其刺死。
见君不死,韩信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努力想看清眼前的人:“刘季,为什么…?”在眼底发黑前最后的张望,看到的却是吕雉。




当刘邦征战回来的时候,韩信都已经下葬了。

说是下葬不如说是埋掉尸体吧,刘邦知道韩信死讯的时候,是手下告诉他吕后刚处置了一个反贼,刘邦也就随口一问是谁啊,那名手下愣了愣:“回陛下,是淮阴侯韩信。”刘邦大概记得自己当时惊得手上拿着的茶杯直接翻在了身上都没有感觉,只是摇摇晃晃抓住了萧何:“韩信呢。”

“我问你韩信在哪里?!”

萧何几乎被拽得喘不过气来,他第一次见到刘邦这样激动,以往就算疆土失守他也未曾这样愤怒过。他缓缓将吕雉是如何处置韩信的经过说了出来,刘邦怔住,甩手丢下他,转身冲进了长乐宫。

“君主啊君主,你说,陷得太深的究竟是你还是吕后?”

谁也不知道刘邦去长乐宫究竟是干什么,他是否与吕后交谈了?没人知道。只是大家都知道的是,那天下午刘邦从长乐宫中出来后,眼中的最后一点光,彻底熄灭了。

战争平定后,淮阴侯被人指名反叛而诛九族,这些都是百姓的饭后余谈了,自战乱结束以后,他们的汉高祖倒是极其安静,安静到人们几乎忘记他这个皇帝的名字时,刘邦驾崩了。




眼前的男子红发高高束起,朱红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更加鲜亮,他回头,银色的护额下湛蓝的眼睛充满英气。

刘邦站在鲜衣怒马的男子身后,看着他回头笑道:“君主,你放心好了,我去去就回。”
“你便看着吧,你的江山。”
“刘季,我喜欢你。”

不知是第几次从梦中惊醒,刘邦干脆连额角的冷汗都不擦了,起身不知要走去哪里。

鬼迷心窍地踏进长乐宫,他曾发誓再也不会踏足这里一步,可有些事岂是立誓就能忘却的?刘邦站在钟室的门口,他不知道该不该进去。踌躇半天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进去看看。

大钟就挂在那里,沉稳得毫无波澜,刘邦的手掌抚摸上去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地面上也是一干二净,不愧是吕雉,连血迹都叫人清理干净了。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会不会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刘邦想,然后他笑了。
一只手颤抖地扶着墙,一只手捂着脸,肩膀无法控制地抽搐着,他在笑吧。
直到最后他跪在地上,喉间发出不成声的呜咽。

“重言,对不起。”




最后的最后,刘邦无力地躺在榻上,因为生病的他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太医焦急地在榻边忙碌,而在床边握住他手的人…

哦,是吕雉。

恍惚间他好像听见吕雉说:“我知道你希望是他,一直都知道。”
刘邦有点想笑,可是他没有力气了。

然后他忽然看见了那个纠缠他许久的噩梦,那个红发男人骑着马站在他的面前,潇洒地扛着银枪。
“君主,你看着便是。”
于是他回答了,笑着说:“好。”
他就看着那鲜红的背影越走越远。

然后啊,就过去了一辈子。



【END】

三月份历史课上的摸鱼?翻相册翻到了所以悄悄咪咪发出来233